多言

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,人类的平均寿命已到达76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今年十五岁,可是我想死。
  

一条很丑的日常摸鱼……
我为什么突然会觉得柳非妹子那么可爱呢……

“队长,我跟你说,
雷霆的未来,有这么大!”

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

爱君笔底有烟霞:

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


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,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


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


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


等等等等。


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,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。


我们的目标是,手机能做到的,绝不用电脑来解决。


先上效果图:





(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.mp3




在html语言里,<>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,比如<b>的功能是加粗。


用法就是:<b>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</b>


你可能要问了,为什么结尾处有个</b>呢?


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,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。


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,才会有这个效果。


也就是说,你用 <b>第一章</b> 加粗完章节标题后,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,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。




如果实在看不懂,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




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,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。




加粗:<b>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</b>


引用: <blockquote>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</blockquote> 


下划线:<u>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</u>


删除线:<strike>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</strike>


圆点标题:


<ul>


<li>输入第一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二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n个小标题</li>


</ul>




数字标题:


<ol>


<li>输入第一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二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n个小标题</li>


</ol>




插入链接:<a href="http://www.baidu.com" target="_blank">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</a>


(注: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,我这里用的是百度)




最后,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?


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:<br>


大段大段的空行:<br><br><br><br><br>




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

兄友弟恭(下)

避雷。好虐。
哪位小可爱教教我怎么开传送门……
详情请见《兄友弟恭(上)》
感觉没表达出来,抱歉……啧,将就看吧。
主双叶,但是因为伞哥有很大推动剧情作用,所以打上了伞哥tag,抱歉啊

  机场的冷气开的很足,那些成天飞来飞去的老鸟们早就穿上了外套穿上了薄外套,带着几分嘲笑的看着那些穿着短袖瑟瑟发抖的人们。但象叶秋这样西装笔挺的人,也实属罕见。虽然穿着一身规规整整的西装,叶秋却显得有些焦躁不安。左腿不断的蹭着右腿,四处张望着。然而粉丝们的热情显然超出了他的预算和视野。一片一片,尽是黑压压的人头。叶秋小孩子似的踮起脚,伸长脖子。那平日里舒适妥帖的皮鞋这时却格外硌脚。
   口袋里的手机不安分的振动了几下,屏幕上的名字,正是他正心心念念的那人。但屏幕上的信息,却不是他心心念念的消息。    
    “有事,等会回家。别等我。”
   笨蛋哥哥,不守信用的大骗子!叶秋在心里愤愤的骂道,亏我推掉今天下午的工作! 他一脸怨气的把手机扔进包里,转过身,向出口走去。
    到了家门口,叶秋的心却又死灰复燃般的亮了起来。鞋架上不知何时闯入了一双廉价帆布鞋,鞋带拙劣的系成一团,整个鞋脏兮兮的,那歪歪扭扭的样子,显然是被它的主人狠狠蹂躏过。叶秋迫不及待的打开门,几下蹬掉脚上的皮鞋。玄关阻挡了他的视线,可浓浓的烟味却窜入他的鼻腔。客厅里烟雾缭绕,在那烟雾中央,端坐着一个无比熟悉的人。那张脸,是他每日都在镜子里想念着的。叶修刚抬起手,叶秋就踩着拖鞋,几步飞奔,撞进叶修怀里。叶修似乎被吓的不轻,叼着烟,有些含糊不清的说
   “唉,小心,别烧了头发。”
     叶秋把脸埋的更深了,叶修抬起手,轻轻揉着叶秋的头发,微微笑着
    “没出息……”  
    刚洗完澡,叶修就咸鱼似的瘫在床上,抱着枕头滚来滚去。干净整洁的床瞬间变得像狗窝一样。叶秋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,也在自己的床上坐下。  
   “这睡衣怎么跟麻布袋子似的,啧,真难受。”  
    “要不然呢,你还想穿大裤衩不成?”  
    “要不然呢?啧啧,没想到啊叶秋,你怎么变得那么酸臭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资本家的臭味。”  
     叶秋叹了口气,默默关上灯。两个人的呼吸声格外清晰。叶秋转过头,隔着黑暗注视着叶修。昨天还思念着的人,今天就在身边。那么久以来,爱慕的刻骨铭心的人,就在几米之内与自己共同呼吸。已被十几年的等待刻进骨子里的🆕想念在燃烧似的作响,叶秋下了床,没穿拖鞋,轻巧的摸到叶修床边。
   “什么事?”叶修背对着叶秋,叶秋却分明感觉他在看着自己。
   “没,没什么,” 叶秋反而被吓了一跳  
    “想来就来吧。”  
     叶修转过头,两人的鼻尖挨的很近。叶秋的鼻尖,被叶修的气息撩的直痒痒。
    这个姿势……几乎是接吻了吧。叶秋这么想着。叶修似乎看穿了他,噗嗤的笑了。这一笑,把叶秋心里微弱的小火苗引的摇摇曳曳。
     相对无言  
   “叶秋,我要订婚了。”
   “嗯?!”叶秋全身抽动了一下, “谁?”  
   “沐橙,苏沐橙,你应该见过她,挺好的姑娘。”
     叶秋对这个名字还是有一些印象。真人没见过几次,广告上倒是见了不少。不知为何,这张脸总是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却又怎样都回忆不起。看面相,应该是个好姑娘。但如果叶修与她订婚,那么,那么,自己那么多年……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。”
   “嗯?怎么了?”  
    “我,我……” 
     说出来,会被讨厌的吧。毕竟被自己的亲弟弟告白这种事……
    “内个,其实……”
     不,讨厌也没关系,我不能,不能再失去……
   “哥,我喜欢你,很久很久了,一直都……”
    叶修一把按在叶秋的头发上,仔仔细细的端详着他的脸。借着微弱的光可以看到,叶秋的脸微微泛红,紧泯着嘴,眼中似乎有什么在闪动。他放下了手,轻轻笑了。
   “傻瓜弟弟,你知不知道,同性恋这种东西,是会遗传的。”
    突然,叶修又紧紧抱住叶秋。那么紧,似乎是想把叶秋勒进自己的身体。
   “那么久,辛苦你了。”
   “我回来了,我回来了。”   
    只有失去过挚爱的人,才会把珍视之物抱得那么紧。那是在害怕再一次失去,于是便徒劳的尝试着用身体去阻挡洪水猛兽般的结局。
     那一夜,枕头里渗满了叶修的呻吟。

   叶修的生活,除了荣耀,便只剩下叶秋。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。那么大人了,竟然还能那么认真的谈一场恋爱。 原来喜欢,幸福,一切都不是假的,一切都那么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。叶修心甘情愿的在恋爱中沦陷。也许是因为心情好了,连曾经万千宠爱一身集的烟,也被扔到了书架顶。他最期盼的,便是等叶秋回家,和他聊聊每天的生活。等等晚上,两人共枕而眠,唔唔嗯嗯的纠缠,再含含糊糊的讲些不明不白的情话。

    在寒荒之地漫行了数年的人,一见到温暖璀璨的光,便会不顾一切的将自己没入其中。丝毫看不到那光华背后阴森砭骨的阴寒。

    裂痕是那天开始出现的。 叶秋突然想起了什么,便问道:“哥,你和我这样,那个苏沐橙他问……”
    叶修一脸幸福的把头埋在叶秋腿间,声音有些闷闷的:“沐橙啊,同性恋遗传,对她也适用。楚云秀知道不,她们俩早弯在一起了。”
     “她哪来的遗传?”叶秋好奇的很。
     叶修一翻身,头枕在叶秋腿上,用手臂挡住眼睛:“哦,沐橙有个哥,以前跟我在一起。他特别好,长相就不用说了,性格,天赋,没有一样不好。”
     “后来呢?”叶秋压抑着声音里的颤抖。
     “天妒英才。”叶修的语气听不出情绪,“他死了。”
     叶修的恋人,十八岁去世,长相清秀……无数可能性交汇于破碎的画面。十八岁的夏天,闷热的空气,飞扬的尘土,刺耳的刹车声,刺目的殷红,被鲜血浸透而冰冷沉重的裤管,还有,那至死都呢喃着爱人的名字,丝毫不顾眼前的人冰冷的否定的少年……
     “怎么会……”叶秋不知道是在问什么。但叶修却未察觉叶秋的异常,仍是听不出语气。
     “车祸。”
     “怎么会……”
    “呵,是啊,那么年轻,那么好。”叶修背过脸。他看不见叶秋的慌乱无措,叶秋也看不见他默默滑落的眼泪。
     恐惧不会被时间埋没,它只会让你在自以为的释然中享受自作的幸福。在吸收了足够的幸福做养料后,再在某个时刻破土而出,吞噬一切。
     那一夜,只有窗外的虫声与恐惧生长的声音。。

   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,突然想知道叶秋在没有他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。他毫无愧疚的找出了叶秋的日记本。
    这孩子果然和小时候一样,有什么心事,还是只会说给日记听。
    不过啊,日记这种东西,不就是用来被偷看的吗?
    也许是因为自己对“十八岁的夏天”这个词过于敏感,叶修首先挑中了这本。这,也就成为了他后半生痛苦的根源。
  

    “今天去杭州找哥哥了。哥在网吧打游戏,旁边有个男生,棕色头发,和他卿卿我我。
      我很生气,真的,当时,真的,真的想杀了他。可是……
      我什么也没干,就一路跟着他。过路的时候,有一辆卡车冲了过来,本来是向我的,
      可是……我喊了一声。他就以为我是哥哥,把我推开,他自己……
      他救了我
      好多血,好多血,热的,粘粘糊糊的……
      对不起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也没干
      他伤的很重,救不了了。眼神都散了,可是……
      可是他啊,还一直在那小声念着哥的名字。
      我跟他说了我不是叶修,他还一直握着我的手,叫着叶修叶修。”

   “怎么了?”叶秋被不安与恐惧包围了。他从没有看过那样的叶修。烟灰缸满是烟蒂,叶修明显是喝了酒,眼睛红着,头发凌乱,眼神像是燃尽的烟一样颓废失落。桌上……
    他看到了那本日记。追随他多日的阴霾却消散了似的。他甚至感到了轻松。
   “不解释一下吗?”叶修从一片烟雾中抬起头。
   叶秋咬了咬牙,避开叶修的目光。
   “如你所见。”
   “呵,你杀了他?”
   “没有,我没有!哥,你喝醉了……”
   “没有?他是不是代你去死的?凭什么啊,凭什么他死了,你凭什么活下来?”叶修红着眼怒吼,“你怎么不去死?”
   原来,原来我……呵呵。叶秋不知为何干笑两声,松开了紧握的拳头。原来都是假的,真可笑,不论自己怎样,都比不上那个男人吗。明明只是一个死人啊……
    叶修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话太重,低下了头。
   “叶秋,抱歉。我失言了。”
    说完,他又点燃一支烟。
   “我今天就睡在客厅了。我们都大了,也不好……”
    “行”叶秋打断了他的话,“明天我就叫人把那间房收一收,你去住吧。你吃饭了吗,没的话就煮点面,别抽烟了,对身体不好,多喝水……”叶秋突然绝对自己很唠叨,就默默闭了嘴,转身上楼。黑色的背影融进了黑暗中。

   “叶家那对兄弟,感情好不好啊?”
   “当然很好了
     兄友弟恭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  答应了 @九卿 要写完的。
   好心累……感觉写的还很拙劣……
   还是要多多加油啊。

全职里我第一个粉的角色——安文逸
二模时摸的鱼。
小手冰凉什么的,最可爱了。
果然还是……画的好……渣

蜜汁可爱
(我爱我的国)

燕余:

“看到我们的国家这么‘流氓’我就放心了。”
比心
有想写老王耍流氓的文的冲动

请求

有,有道理

萝卜萝塔罗:

ball ball lof了,换回来吧现在这个界面真的太难受了!


空桑:



请求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
就算你刻下了十字
神仍会将你放逐
(抱歉,又散播负能量了,抱歉)